大兴摔童案庭审实录:韩磊:我不知道车里有幼儿(4)

 专家视点

 洪道德

 死刑就是为没人性的罪犯准备的

就大兴摔童案,记者采访了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洪道德,洪教授认为此案之所以受到舆论如此关注,是因为此案涉及了我们这个社会中最应该保护的一个群体——儿童,更挑战人们底线的是,此案中犯罪分子对待一个襁褓中,没有任何反抗和自我保护能力的幼儿采取了极其残忍的手段将其杀害,这是法律和道德都无法容忍的。

“在没有自首和重大立功的情况下,检方对韩某的量刑建议是恰当的”,洪教授说,“即便存在立功等情节,韩某还是应该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没有什么可商量的,如果中国刑法中的死刑要保留的话,那就是为这些没有人性、挑战人类底线的犯罪分子准备的!”

“‘脑袋一片空白’、‘喝断篇儿’这些都是被告的借口,这些理由在法律上也是不被认可的”,洪教授认为,不管案发时的情况是什么,都不能成为韩某杀害幼儿的理由。

同时,洪教授认为,在讨论这种个人极端暴力犯罪的问题,不应该过分强调这种行为背后的社会原因,“不要讲什么社会原因,找到社会原因又能怎么样,我们能避免这一悲剧的发生吗?宗旨,任何原因都不能削弱法律对这一行为的严厉处罚。”

 赵三平

 法律严惩只是治标 社会文明的提升是根本

“案发时,是否发生争执以及争执的原因都不能成为一个成年人做出摔童这一行为的理由,与量刑没有关系。”在量刑上,北京广衡律师事务所主任赵三平律师和洪教授持相同的观点,“从我个人角度,我支持有条件的逐步取消死刑,但是韩某的这种行为被判处死刑是无可置疑的。”

“我也是一个孩子的父亲,作为家长我也很无奈”,赵律师认为当前社会中存在的这种暴戾之气让儿童保护成为难题,“幼儿园阿姨虐待儿童,学校老师性侵学生,在路边走路也会出现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我们不能24小时看着孩子,除了家长,他们的安全谁负责?”

“一个社会对待妇女儿童的态度,反映了这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赵律师认为,我国在对未成年人,特别是少年儿童保护方面的法律已较完备,“但是我们能做的除了严惩罪犯之外,我想,最根本的是增强整个社会对儿童保护的观念,提升整个社会的文明程度。”